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頁 | 教研簡介 | 聯絡教研 | 主日彌撒時間 | 徐神父網頁 | 捐助教研及中國福傳 | 搜尋 | 基基團聯會 |
教研資料庫
(內含書籍訂購)
慕道班
信仰與人生講座
教研主日彌撒
現場講道錄音
中國福傳/
對外聯繫
主日學/教研團體
你問我答信箱
福傳資料
搜尋
 
主日八分半  
常11:我得你都得
文稿(英文)
粵語講道普通話講道

只待新雷第一聲

讀經一:(則17:22-24):論默西亞的預言
讀經二:(格後5:6-10):或生或死為討主的歡心
福 音:(谷4:26-34):種子自長的比喻;芥子的比喻
中國文化: 立地以上承天,承天道以隆人。 慎終追遠,民德歸厚。
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覺春生;千紅萬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聲。 為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生,日有所長;為惡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消。

「天主的國好像一個人把種子撒在地裡,不論晝夜,當他醒著或睡覺的時候,那種子發芽生長……。天主的國也好像一粒芥子,撒在地裡的時候,比地上的一切種子都小,但是,種下之後,生長起來,卻比一切的灌木都大:長出粗大的枝條,甚至可供天上的飛鳥在它的葉蔭下棲身。」
(谷4:26-32)

天主教有兩個元素:超性的、本性的,天上的、地下的。

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的《教會憲章》這樣說:「教會是有形可見的而又是精神的團體;是人間的教會,而又是富有天上神恩的教會;包括著人為的與神為的成分。」(教會憲章8)

天上的、地下的,人為的、神為的,這就是我們的教會。強調了任何一端而忽略另一端,都不是正確的教會觀。

西方的宗教觀似乎十分強調宗教的神性和超越性;而中國的宗教觀則偏向它的人性和落實性。唐君毅先生認為中國的宗教是「立地以上承天,承天道以隆人」,即從天人的合一,神人的合作,而達致「贊天地之化育」。我們要立定腳跟做人,牢牢把生命扎根在大地之上,然後仰體天心,去按天道辦事,按上天的旨意去做有益於世道人心的事。

孔子叫人「慎終追遠」,確很宗教化,但目的卻是為了「民德歸厚」,十分的社會化和生活化!在孔子、中國知識分子和許多中國人的心目中,宗教原是為生活而存在的。「慎終追遠」,最終其實就是為了「民德歸厚」,為了使民風和民俗趨於純樸、敦厚!

我有一次參加亞洲主教團會議,在閉幕感恩祭中,那位主禮的主教公開的問:「如果梅瑟不答應天主的邀請,會不會有出谷紀?如果童貞女瑪利亞不回應天主的召叫,天主聖子會不會降生成人?」

當時大家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不會」。

我們當然可以說:人答應不答應都不要緊,天主自有辦法。梅瑟不答應,可以找亨利;猶太人的瑪利亞不答應,不可以去找中國人的娟娟或芳芳嗎?

對了,天主自有辦法,有他上智的安排;但他一定要想辦法去讓人回應他。天主很少單獨行事。

但無論如何,天主的計劃是一定要實現的,天主的國一定要降到人間。這是我們最基本的信念。

儘管人間的一切,總是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但我們對天主、對天主聖意的實現,還是有十足和全部的信心。

天國的來臨,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它的實現是必然的,儘管十分緩慢。它必會如種子的靜靜生長,生長於我們的不知不覺之中;它亦必會如芥菜種子一樣,長起來比其它樹都大。我想起了一副對聯:
為善如春園之草,不見其生,日有所長;
為惡如磨刀之石,不見其損,日有所消。


天主的國要成長,天主的話也必要在人的心中開花結果。或許我們的經驗是剛剛相反:邪惡囂張,災難遍地,人心不古,環境惡劣……。但對天國的信心,卻可使我們「即使」在這種惡劣的情況中,仍然保有堅強的信念,仍能不懈地奮鬥。因為天國終將來臨,天主一定會大獲全勝。

但我們一定要與天主合作,和他一起去共同建設這個天國:贊天地之化育

種子的生長,本身也要陽光、空氣、水分、肥料。當然還要有適當的土壤和合宜的氣候。

我記起了張維屏的一首詩:「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覺春生;千紅萬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聲。

新雷第一聲,將會喚醒萬物,讓這個沉睡的世界,換上萬紫千紅的新裝。這是我們的期待,也是天主的期待。

我們的期待是盡人力而聽天命;天主的期待是他已做足了一切,只待我們去回應。

在天人合一下,在信徒和天主衷誠的合作下,天國一定要來臨,天主一定會為王於世,而一切都必將按天主原先的計劃而圓滿地實現。

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這是基督的祈禱,也是我們的願望。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