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頁 | 教研簡介 | 聯絡教研 | 主日彌撒時間 | 徐神父網頁 | 捐助教研及中國福傳 | 搜尋 | 基基團聯會 |
教研資料庫
(內含書籍訂購)
慕道班
信仰與人生講座
教研主日彌撒
現場講道錄音
中國福傳/
對外聯繫
主日學/教研團體
你問我答信箱
福傳資料
搜尋
 
主日八分半  
基督普世君王節:誰的君王
文稿(英文)
粵語講道普通話講道

基督君王節

天國超越現世,真理化導眾生

讀經一:(達7:13-14):天主把一切權交給了人子
讀經二:(默1:5-8):全民皆瞻仰基督
福 音:(若18:33-37):耶穌是真理之王
中國文化: 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
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毀盡文章抹盡名。難道天公,還箝恨口,不許長吁一兩聲?

耶穌說:「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假使我的國屬於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起來抵抗,使我不至於被交給猶太人;但是,我的國不是屬於這世界的。」於是比拉多問他說:「那麼,你就是君王了?」耶穌回答說:「你說的對,我是君王。我為此而生,也為此而來到這世界上,就是為給真理作證:凡屬於真理的人,必聽從我的聲音。」
(若18:36-37)

讀聖經的人,可能會問一個問題:耶穌為什麼不趕走壓迫人的羅馬統治者,讓猶太人獲得解放和獨立?讓天主的選民,重獲天主子女的尊嚴和自由?

如果耶穌有理由不參與社會行動,不去改變社會不合理的制度,我們今天的教會為什麼又有理由參與政治,去試圖改變社會不合理的情況呢?

正因為對耶穌的態度有不同的理解,所以在教會內就出現了兩種不同的神學思潮:在傳統的神學外,產生了另一種趨向於積極參與社會事件,甚至參與政治行動的「解放神學」。

我們的教堂也出現了兩種人:專注於靈修的,和專注於社會行動的。

雖然也有人在這兩者之間找到平衡,但也有人在這方面有所偏執,致使兩者之間,彼此越來越多誤會、越走越遠。

今天,就在我們的朋友中,我們或會發現有些去教堂的人,很少參與社會事件;而有些社會行動者,卻已索性放棄再進教堂了。

到底耶穌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呢?他對社會問題有什麼態度呢?他是怎樣看宗教和社會關係的呢?他承認自己就是君王,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君王呢?

耶穌不搞革命,他在世時也未帶頭做過什麼社會改革。他甚至在治病、顯五餅二魚的奇蹟,或在驅魔時,也小心翼翼地,不要讓人誤以為他是一位「社工」,是來做「社會服務」工作的!

他不要人誤會,以為他這個「默西亞」只有現世的使命,只是來解決人間的困難而已。

他要面對的,是整個世界的問題,和所有人的整全發展的問題,包括人的靈魂和肉身,和他今生與來世的命運。

他是君王,但卻不只是一個現世的君王;他要建立的,不是一個朝代、或一個可以腐朽的國,而是一個永恆的國。

他「在世」而「不屬於世」;他立定腳跟做人,卻不是一個被世俗纏著,以至動彈不得的人;他熱愛人間、關切世運,但他用的卻是整全的、徹底的、全面的、根治的方法。

他給我們啟示真理--生命的真理,永恆的真理,超時超空、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所以他雖然不搞革命,但他的言論卻啟發了一代又一代的革命者。他沒有親身主持過任何社會改革,但他的精神卻感動了無數人去關懷社會、熱愛窮人。他使靈感在滿懷理想的人心中激盪,使熱血在充盈正義感的人體內沸騰。奴隸制度的廢除,人權、民主、自由的確立,都是來自他的感召。

他的真理呼聲,一方面是來自他振聾啟聵的話,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在人的良心深處所刻上的智慧,和他在人性中所植下的善良種子,已經發芽生長,綠葉成蔭。

當孔子在《述而》篇中,感傷自己已經年邁,鬥志減弱,無復當年勇敢豪邁的時候,他感嘆著說:「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復夢見周公!」意思是說,他本來是以周公為模範,時刻願以周公的理想,去重組這個他深愛的民族、國家。但他今天連「周公夢」都沒有了。他的理想跑到哪裡了?

這種心情,和鄭板橋在《沁園春》的「恨」中所說,有點相似。鄭板橋文章琴棋,無一不精,但他卻說,要「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毀盡文章抹盡名。」並質問老天爺,為什麼要「還箝恨口,不許長吁一兩聲?」不許他嘆出生命的無奈?

孔子和鄭板橋的心情,看似無奈,但這無奈本身,不正是因為他們心中有一種老而彌堅的大愛嗎?我相信這種對個人生命和民族生命的愛,就是那位超越時空的基督君王,所給予人類的寶貴資產。

基督的國超越現世,他的真理滲透一切心靈;人間那些偉大心靈所悟出的真理、所擁有的大愛,都無一不是來自這位真理之王、耶穌基督。

基督不搞革命,但他才是最真實而最偉大的革命家;在他的感染和指揮下,他征服和改變了世界。

Your Text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