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頁 | 教研簡介 | 聯絡教研 | 主日彌撒時間 | 徐神父網頁 | 捐助教研及中國福傳 | 搜尋 | 基基團聯會 |
教研資料庫
(內含書籍訂購)
慕道班
信仰與人生講座
教研主日彌撒
現場講道錄音
中國福傳/
對外聯繫
主日學/教研團體
你問我答信箱
福傳資料
搜尋
 
主日八分半  
主受洗節:安慰我的百姓
文稿(英文)
粵語講道普通話講道

人間滿安慰,天上樂融融

讀經一:(依40:1-5,9-11):安慰書
讀經二:(鐸2:11-14;3:4-7):天主的愛與救恩已顯示出來
福 音:(路3:15-16,21-22):耶穌受洗
中國文化: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壟頭雲;歸來偶過桃花下,春在枝頭已十分。


你們安慰、安慰我的百姓吧!你們要向耶路撒冷說寬心的話,向她宣告:她的奴役已經結束,她的罪債已經清償,因為她為了自己的一切罪過,已經從上主手中承受了雙倍的懲罰。(依40:1-2)

這段經文是依撒意亞先知「安慰書」的開場白;韓德爾在他的《默西亞》(The Messiah)神劇中,第一首獨唱曲也是引用了這段經文。
這是令人很感興奮和安慰的一段話,尤其是對於處在逆境中的、已經國破家亡的、以為是被天主捨棄了的猶太「選民」來說,這無疑更是一個莫大的喜訊。

基督徒喜歡談罪,認為人應該謙卑,要懺悔、認罪,要皈依、回頭。並認為我們都是罪人,必須在基督內重生,才有可能獲得救贖。所以我們在教會中,尤其在基督新教中,經常聽到的就是罪、罪、罪。

天主教在口頭上,並沒有像基督教那麼的強調罪,但天主教的修和聖事或告解聖事,或者在每台彌撒前的懺悔禮,本身即已在強調罪的存在。

「罪」在不知不覺之中,已經成了基督教會道理的主要調子、基本內容和旋律。

中國文化則很少有基督徒式的罪的觀念。儒家更認為人有無限向上的潛能,認為人人都可以「向裡用力」,努力修身,以達人生境界的極致;因為人人都可以成為堯舜,都可以成為聖人,都可以登上生命的顛峰。所以孟子說:「舜何人也,予何人也,有為者亦若是。」(孟子•滕文公上)

中國人為教育下一代,有三本所謂的「訓蒙」讀本,其中的《幼學詩》開頭便有這麼的兩句:「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易經》也教人要效法天而自強,它說:「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佛教思想較易在中國的知識分子中生根,是因為佛教也有「向裡用力」的傾向。佛教,尤其是禪宗的學說,就認為人人都有佛性,只要「明心」就可以「見性」,「見性」就可以「成佛」。這便是所謂的「自力」的宗教。

這篇短短的道理並不企圖解決這些思想上的分歧和紛爭,只是想嘗試指出這些問題的一個關鍵。這個關鍵就是:天主教說的是最後的、最終極的問題,而中國文化要面對的,則是今世的、現實的生命。

我曾看過一幅天主教海報,上面有句標語:「如果天主不向人伸手,人不可能接觸到天主。」這是完全正確的神學觀,這也是天主教神學一向肯定的真理:一切恩寵都是來自上主,沒有他,我們連「稱耶穌是主」都不可能!

但熱愛全人類的天主,他有不向人伸手的時候嗎?如果他的愛廣被宇宙,他的救恩達於地極,他從來就未曾把他的手、他的愛收回,那麼,剩下來該說的,就是:「天主已經向一切人伸出了他仁慈和援助的手,人只要一伸手,就可以接觸到天主。 」

毫無疑問,救恩確是來自天主的,但這位天主已經來了,人類已經沐浴在上主大愛的汪洋裡。我們要強調罪,還是要強調救恩呢?我們要對天主的慈愛滿懷安慰,還是仍要永恆地汲汲於自己的罪性呢?

在今天耶穌受洗節的福音中,路加說:「天開了;聖神藉著宛如鴿子的形象降臨耶穌頭上;天上有聲音說:你是我的愛子,我因你而喜悅。」(路3:21-22)

這是一幅多麼充滿快樂、溫馨、喜氣洋洋的圖畫!連天都開了,中國人新年中所有的頌祝和賀詞,加起來也不足以表達這種「天開了」的盛況!

世界從此已經充滿了光明和希望;默西亞的時代、新的時代已經來臨了,天國已經悄然降到人間!

我想起了一首小詩:盡日尋春不見春,芒鞋踏破壟頭雲;歸來偶過桃花下,春在枝頭已十分。

這首小詩說出春天已到人間,這不是人自己製造得出來的。我們應該學會去發現春天、享受春天,就如同我們應該回應上主的呼喚,快樂地享受他所賜給我們的救恩一樣。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