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頁 | 教研簡介 | 聯絡教研 | 主日彌撒時間 | 徐神父網頁 | 捐助教研及中國福傳 | 搜尋 | 基基團聯會 |
教研資料庫
(內含書籍訂購)
慕道班
信仰與人生講座
教研主日彌撒
現場講道錄音
中國福傳/
對外聯繫
主日學/教研團體
你問我答信箱
福傳資料
搜尋
 
主日八分半  
基督聖體聖血節:聖體——絕對共融
文稿(英文)
粵語講道普通話講道

天上自是有情痴,長留聖體待痴兒

讀經一:(創14:18-20):默基瑟德的祭獻
讀經二:(格前11:23-26):領受聖體聖血即宣告主的死亡與再來
福 音:(路9:11b-17):增餅的故事
中國文化:一年將盡夜,風雪夜歸人。挑燈夜未央。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萬事有不平,爾何空自苦?長將一寸身,銜木到終古?我願平東海,身沉心不改;大海無平期,我心無絕時。


主耶穌在被出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感謝了,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是為你們而捨的。你們要照樣做,來紀念我。」晚餐後,又同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次喝,應這樣行,為記念我。」的確,直到主再來,你們每次吃這餅,喝這杯,你們就是宣告主的死亡。(格前11:23-26)

耶穌是在最後晚餐時建立聖體聖事的,那是他「被出賣的那一夜」。那一夜,耶穌心事如潮湧,充滿了別緒和離情,可以說那是耶穌柔腸寸斷的一夜。那一夜,他和門徒談了很多話,也向他的天父作了一個相當長的禱告。也就是在這一夜,耶穌留下了他的身體和寶血,作為我們生命的食糧。

這是救恩史上一個很突出的夜晚。

「夜」這個字,在我們的腦海中,是否也會勾起一些特別的感覺,或一種意在言外的感慨或感懷呢?

旅行人在年關臨近之時,風雪交加之夜,急忙趕著要回到溫暖的家去和家人團聚,我們說這是「一年將盡夜,風雪夜歸人」。那是一個融和著心內的熱和身外的冷,交織著掙扎、焦急、期盼和奮鬥之夜。他急著要和家人會晤,很想知道親愛的人是否平安;但他現在又是多麼的舉步維難!

文天祥在他從容就義前的那天晚上,在監獄中熬夜到天明,等待著那不義的判決,和他那「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的時刻的來臨。天明前的那一刻,他在《除夜詩》中所流露的感慨是「挑燈夜未央」。這是一個長夜將盡未盡之際,呈現出來的是一個生命中有悽涼、堅忍中有悲壯之夜;我們見到一個英雄和烈士的生命已到了盡頭,卻仍企盼自己的浩然之氣能長留世間,使薪盡而仍能火傳。

愛兒要遠行了,不知何日是歸期,慈母的感受又是怎樣的呢?她只能用她那慈母手中的線,去道盡心中的情。她在為愛兒「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之際,期望的是在寒風的凜冽中,愛兒能感受到遠方親娘的擁抱、愛心和溫暖;而慈母縫呀縫呀的,大概也要縫到深更半夜吧?

這些都是世界上有情、有心的夜。耶穌在要離開世界、吻別宗徒們前的心情是怎樣的呢?那又是一個什麼樣的夜呢?

耶穌在他三年的傳教生活中,講了很多道理,但令我們讀起來特別感動的,也許要算他在「被出賣的那一夜」所說的長長的訓話——臨別贈言了。

這一夜,耶穌講的話特別具有深意,也充滿了深情,因為過了這一夜,他就要「回歸父家」了。但他歸家的方式不只是要經歷「風雪夜歸」的艱難,更是要歷盡從容就義的壯烈。

他最後是要離開世界了,但他用了三十三年與人類建立起來的親密關係,又怎樣延續和維繫呢?

慈母能做的一切,是把全部的情和愛都貫注到那件衣服上。而耶穌呢,他卻想到了一個曠古絕今的方法,把自己的整個而完整的生命,都投放在一件他自己發明的「聖事」中:「這就是我的身體,是為你們而捨的。」「這一杯就是我的血,新而永久的盟約之血,將為你們而傾流,以赦免罪惡。」(彌撒經文 )

這就是耶穌在若望福音中早已預示了的聖體聖事:「我是從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糧;誰若吃了這食糧,必要生活直到永遠。我所要賜給的食糧,就是我的肉,是為世界的生命而賜給的。我的肉,是真實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實的飲料。」(若6:51,55)

耶穌建立了聖體聖事,他的身體為我們而捨,血為我們而流;他捨了自己的身體和寶血,是為了成為世人的食糧。

這是一個為世人而存在的耶穌,他真是一個多情的神,一個情深一片的天主。我們一向口口聲聲說要為天主而辛勞、為天主而奉獻,想不到我們的天主卻是心心念念地只顧為人而犧牲、為人而捨命。

顧炎武先生想知道那隻要去填平東海的精衛鳥,為何這樣痴情。他這樣問:「萬事有不平,爾何空自苦?長將一寸身,銜木到終古?」精衛鳥堅決地回答:「我願平東海,身沉心不改;大海無平期,我心無絕時。

我們的天主不是更痴心嗎?他這樣堅決地愛人類,我們又要怎樣對待他呢?我們也能對他深情無限、痴心一片嗎?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