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頁 | 教研簡介 | 聯絡教研 | 主日彌撒時間 | 徐神父網頁 | 捐助教研及中國福傳 | 搜尋 | 基基團聯會 |
教研資料庫
(內含書籍訂購)
慕道班
信仰與人生講座
教研主日彌撒
現場講道錄音
中國福傳/
對外聯繫
主日學/教研團體
你問我答信箱
福傳資料
搜尋
 
主日八分半  
常年廿九主日: 刀劍鑄成鋤頭
文稿(英文)
粵語講道普通話講道

凱撒也要歸於天主

讀經一:(依45:1,4-6):居魯士也屬於天主
讀經二:(得前1:1-5):得撒洛尼信眾以信望愛堅守主的訓導
福 音:(瑪22:15-21):納稅的問題
中國文化: 螳臂擋車:其為蟲也,知進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輕敵。


在本主日福音中,有一句時常被人引用,甚至被外教人引用的話,就是:「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並認為這話是要求教會「政教分離」。

故事的起因,是法利塞人正商討要怎樣在言論中陷害耶穌。他們派門徒去問耶穌:「是否應該給凱撒納稅?」

這裡說,法利塞人要設的是一種佈局、一個陷阱,要在耶穌的言論中,去找出陷害耶穌的話柄。

「應該納稅給凱撒嗎?」耶穌很難回答。他不可以說必須給凱撒納稅,因為猶太雖亡於羅馬,但公然主張向一個帝國主義者納稅,畢竟是一件讓猶太人感到十分羞恥而屈辱的事。他這樣說會大失人心。但如果耶穌說不應納稅,他們就會說他明目張膽背叛凱撒、背叛羅馬,這可真是一條叛國的死罪。

耶穌並不直接回答,卻反問他們,這個用來納稅的銀幣,上面的肖像和名號究竟是屬於誰的?他們回答說:「是凱撒的。」耶穌就說:「那麼,凱撒的就該歸還凱撒;天主的就該歸還天主。

很多人就根據這話,說教會不應參與政治。

但假如我們細心看看今天的依撒意亞先知書第45章,我們會比較清楚知道耶穌在說甚麼。

依撒意亞這樣說:上主牽著他的受傅者居魯士的右手,使他征服他面前的列國。上主對他這樣說:「雖然當時你還未認識我,我卻指名召叫你,給你起了一個稱號。我是上主,除我以外再沒有別的神;雖然你還未認識我,我卻武裝了你,使從東到西的人都知道:除我之外,再沒有別的神。我是上主,再沒有另一位。」(依45:1,4-6)

「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甚麼該歸還給凱撒呢?是錢幣。因為這個錢幣既然刻有凱撒的肖像,就歸還給凱撒吧;但是天主的便要歸還給天主!

但甚麼是屬於天主的呢?不是一個錢幣,不是某些東西,而是普天下所有的物、所有的人,包括認識天主的、或不認識天主的,選民、或外邦人,以色列的君王、巴比倫的君王、或亞述帝國的君王,不論是達味、撒羅滿、或居魯士,甚至連凱撒自己,全部都是屬於天主的。

所以這段經文並非講述政教的關係,而是耶穌用一個簡單的方法,去迴避一個兩難的問題,去解決別人對他的陷害。不過耶穌的說話仍然是十分清楚的:凱撒的歸凱撒,天主的歸天主。

這兩句話並不是平行、平等的。因為歸於天主的,也包括凱撒和凱撒所有的一切。凱撒絕不能和天主並排、相比!依撒意亞先知認為,連威名遠播的居魯士也是屬於天主的。

在《淮南子》中,有一則螳臂擋車的故事。故事說在齊莊公出獵時,有一蟲正舉著牠的前足,要擋住齊莊公馬車的去路。莊公很奇怪,就問那是甚麼蟲?駕車的人就告訴他:「此所謂螳螂者也,其為蟲也,知進而不知退,不量力而輕敵。

螳螂和馬車,是絕對不同類、不同比例、不同世界中的兩碼子事,這正如凱撒和天主,跟本也是不可相提並論的兩碼子事。認為「凱撒歸凱撒,天主歸天主」這話,意味著政教分離,就等如說「螳臂可以擋車」一樣的可笑。

不過,既然大家都把這兩句話當作有政治的含意,那麼,我們也不妨順便談一談天主教對參與政治的看法。

天主教認為教友應該參政,因為教友也是公民,是天國的子民,也是現世的國民。

作為教友,他擁有全部的公民權利和義務。他可以投票,參與公職,可以屬於不同的政黨。

但是作為教會,尤其是教會組織、教會當局(包括主教和神父),教會要和政治、政黨保持距離,不應該牽涉黨派政治或黨爭。如果教會和社會的權勢能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教會就能成為社會及國家的諍友,亦可以客觀地按照福音的準則和理想,說出福音對社會、對國家的要求。

既然整個社會,整個世界,包括凱撒在內,都是屬於天主的,我們便要使我們的國家成為天國,一個正義、仁愛、和平的天國,讓所有人都能活在一個天父的大家庭裡,無恐無懼、相親相愛地生活。這是信徒參政的最終目的。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