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页 | 教研简介 | 联络教研 | 主日弥撒时间 | 徐神父网页 | 捐助教研及中国福传 | 搜寻 | 基基团联会 |
 *徐神父精文推介

 谈日本地震--徐神父反思 (Doc)   (原本下载) 刊登日期 : 26/03/2011
 
关于日本地震的一些看法

下文前半是孙婧的看法,后半是我的反思。(共3300字)
孙婧是中文大学翻译系硕士,现职中学教师。
------------------------------------------------------------------
关于日本地震的一些看法 (孙婧)

近日日本地震,海啸,核辐射真是够遭罪的,我对死难者深表同情。
有人说,日本二战的时候杀了那么多人,现在是天谴,活该。
天谴不天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叫天灾,跟云南、四川的地震一样,都是天灾,都是大地生灵受罪,国家经济受损。

对于二战时日本犯下的罪行,作为中国人的我永远不会忘记,但我认为两者不应混为一谈。中国是大国,中国的人民就应该有大国的风度,他们有难我们能帮则帮。但如果日本人还是不认战争时所犯的罪行,作为中国人的我还是坚决加入声讨的行列。当然了,如果日本的当权者能做到像德国总理那样,对二战中被他们杀害的死难者墓前下跪,承认错误,我相信中国人也会大量地原谅他们。

当然了,除了上面这个观点我想说明白之外,我还想评论一些近期我读到的关于日本民众互助的报导。有人认为日本人就是好,如果中国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早就抢东西抢成什么样子了。对这样的评论,我是十分地反感!这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原因之一。

就让我们看看四川大地震吧,那时候中国人的表现是什么?我所知道的是灾区的中国人互相帮忙,互相救助——孩子找不见爸爸妈妈,父老乡亲帮忙看着,爸爸妈妈联系不上孩子,街坊邻里也是帮忙去找,去石堆里挖。粮食和饮用水送到灾区之后,灾民也是有秩序地去领,甚至有的还去帮忙分发食水干粮。
而在国家层面,可以说是全国都动员起来了。

震后国家反应之快使得灾民能喝上干净的矿泉水,吃到饼干以及热辣辣的即食面,要知道四川那边不是地震的高发区,或者说不至于像日本那么频繁,那里的人没有像日本人那样具有抗震走难的经验,但是能有如此迅速的反应真是不简单呢!
而全国的人民的层面,大家更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甚至一听见血库缺血大家就排队去捐血,知道有很多孤儿就争着去领养。我的一位在北京的朋友就目睹过如此震撼的场景,他说当时他也打算去北京的繁华商业区西单去捐血,因为他知道那里有捐血车,但是当他到达西单,他看见那里拍着长长的队伍,以为是捐血的队伍但一问之下才晓得原来是登记捐血的队伍,原来当天登记的人也得等两天才会被通知去捐血,因为人实在太多了。

其实人在遇到灾难的时候必然是会互相帮助的,这是人的自然属性,人性的光辉,而非专属于某国人。所以不要把日本人互助的行为过分地渲染了。
当然我也知道有某些报导说(四川)灾区有人有一些不文明的行为,但是我对这些报导持有保留态度。一方面我认为这些是个别的例子,不能把个别的例子代表了全部灾区中国人的行为;另一方面,据我所知那些做了不文明行为的人也遭到了广大民众的唾弃。所以我认为,那种用这些报导来证明中国人就是不如日本人的言论是要不得的,我们不能带着有色眼镜去随心扩大某些优点或者某些缺点。

再有,对于某些人在称赞日本人的时候不忘揶揄中国人,我怀有强烈反感。我认为这就是不公平,这就是媚日!
其实只要我们仔细看看这次日本政府的救灾,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政府真的是挺不济的。当然,他们地小资源匮乏也许是个原因,但是它好歹是个发达的国家,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调配资源的能力那么差,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服务年期到了的核电站还可以继续运营,当震后明知道这个东西有危险,而却还想保着,不关闭它。关于这点,我想日本政府真应该检讨检讨,这明明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嘛!
日本人受灾后不失仪态固然让人欣赏,也值得中国人学习,但我觉得也不能因为他们国民的某一点好表现而扩大到整体,也就是认为他们什么都好,甚至对他们国家应负的责任视而不见。在此我不是要把这两件事情混为一谈,而是想指出我们应该避免受到光环效应蒙蔽,特别是那些对日本有特殊好感的人。我认为我们应该保持应有的民族尊严,而非盲目崇洋媚外。我们应该有自信,我们不是什么都比人差一等,其实我们做的好的地方别人也在欣赏我们。

=======================================
徐锦尧神父对上述文章阅后的反思
1.我基本上同意孙婧的看法。

2.日本人的有礼有序……,固然是因为他们演习惯了,这其实也是一种生存的需要:在灾难中要求生,就必须这样做!

3.日本人能等,能排队,因为他们知道迟早都会轮到他们,因为他们知道日本是一个富裕的社会,政府也有能力保护所有人。他们根本毋须争先恐后。

4. 但在生命受到真实威胁时,他们也会变得不那么「文明」。三月二十日星岛日报就有这则报道:「日本媒体报道,日本灾区福岛县大熊町的一间医院,上周一收到核辐射危机通知后,医院所有员工全体逃亡,留下三百三十名病患自生自灭。」攸关生死,日本人未必比别的民族好。相反地,沙士期间,虽然台湾也有医护集体逃亡,但香港的医护人员却大多严守岗位。这一刻,我为香港的中国人而自豪!

5.一九七零年代,我经历过香港的匮乏年代。我曾经从新界的小清水湾坐小巴回九龙,因为是假期,海滩人多,小巴不够。所以小巴来了,不少人由车窗爬入小巴;太恐怖了。不过,这是源于太过匮乏,很难叫人「文明」起来。我完全不赞成这种不文明,而且即使在匮乏中,排队仍然是更好的办法。但我可以理解这个现象、可以体谅这群人,那不过是人类骨子里那种叫「适者生存」的本能在作怪!

6.日本的文明,离不开物质的丰富、国家实力的深厚。他们有高科技,所以七十多年前二战时已能在军事上横扫亚洲,连美国也在珍珠港给他们打个措手不及。他们也有钱,所以能够用钱去购买马来西亚森林中的树木(这是我在马来西亚亲见的,那里的有识之士十分愤慨),日本自己却保留自己的树木。所以日本风景无论多好,都是用牺牲别国资源的手段而达致的(欧美各国也有这种例子)。所以日本的风景从不吸引我,我也从不去日本欣赏这些美景。(其它日本人在别的国家所作损人利己的事,一上网就可找到)。

7.日本的建国,充满了中国人的血和泪。我在2010年十月公教报的《教研之声》中,曾有一篇文章叫「秋风秋雨愁煞人」,里面有一段:「也许他们日本人忘了,他们正是用中国人的钱来建设他们的文明的。他们从1874琉球事件中掠夺了中国五十万两白银;1895甲午战争中掠夺了中国二亿两白银;1901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中掠夺了中国三千万两白银。加上他们对中国大大小小的侵略,屈指算来,日本该欠中国的,折合今天的币值至少有十四万亿元人民币。」如果中国一百三十七年前已经用日本的钱来建设中国,而日本又因此而「民穷财尽」的话,今日文明有礼的应是中国人而非日本人。

8.附上另一篇有关日本人的文章:「由侵华日军看国民教育」。只想给大家说明,即使今次日本人的这些行为是真的「文明」,也别把它理想化、美化、绝对化。更不要因此而揶揄中国。(这档案有些令人不安,请注意)

9.侧闻一位香港修女,曾用这次日本人的「文明」来痛骂中国的「不文明」,我听后很觉痛心。希望她能看到上面孙婧姊妹的观察。也希望她和类似她的人能看到下面明报三月21日的新闻标题:「日官员:核灾六分人祸」;「日本盲求繁荣疯建核厂」;「宫城灾区爆抢掠,邻县警增援,警接250举报」;「日灾民患心理症恐超川震」。信报三月21日:「日本出口食品首次验出辐射」,所以说日本是个负责任的国家,会严控有问题食物出口,未必是事实。明报三月22日:「日灾区有人争抢食物、性侵、强奸」。原来人人都是罪人,中国人固是如此,日本人也不例外。

10.天主教讲的是天国,应包括「扎根信仰、热爱家庭、投身社会、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注目永恒」。重要的是全部发展、全面发展,不要只是修身,或最多只是到齐家、治国而止。两千年来,基督的福音并未能让大多数的天主教国家做到「放眼世界、注目永恒」,天主教也未能在整个世界范围内起到「移风易俗」的功能,以致基督徒国家多数都拥有大部分世界的资源,而全世界却因资源匮乏而每天就平均有25,000人因饥饿而失去宝贵性命,其中20%的饥饿人口,即5000人,竟然是五岁以下的儿童。(数据源:宣明会)

11.如不注意全世界各国各地各民各族各宗教的平均发展或平衡发展,某一个国家愈富有(因而愈文明)、别的国家就会愈贫困。这种「局部文明」其实是文明世界之耻,也将愧对福音和在福音精神下建起来的天国!

12.当然,我希望将来中国富强后,也不要欺负他国,好像别的强国曾欺负过中国一样!中国的天主教会在这方面一定要好好的督促我们的国家。

13.我不是「愤青」或「愤老」,我是基于一个天主教神父的良知,和对梵二与福音的了解而作出上述反省的。我在最近所有的培训中,都会强烈的加上「世界」,「天国」,「福音」的因素。以上如有欠客观,请赐正!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