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页 | 教研简介 | 联络教研 | 主日弥撒时间 | 徐神父网页 | 捐助教研及中国福传 | 搜寻 | 基基团联会 |
教研资料库
(内含书籍订购)
慕道班
信仰与人生讲座
教研主日弥撒
现场讲道录音
中国福传/
对外联系
主日学/教研团体
你问我答信箱
福传资料
搜寻
 
教研之声  
我盡了公民责任按良心投票
日期:2012年4月1日
教研之声20070408

二零一二年四月一日

我尽了公民责任按良心投票

徐锦尧

 在人生问题上,我会用“十比九十”的原则去面对,我相信外面的环境对我的影响,只占百分之十,而我自己却拥有百分之九十的自由和应对的空间。在信仰上,我相信天主能从坏事中产生出好事来。在社会责任上,我相信参与是一个较好的选择。

基于上述原则,在特首选举上,我投下了自己负责任的一票。

这是一个小圈子选举;没错。但我们能做的,就是在一个狭窄的空间里争取最大的空间。人生本就不是十全十美,我们该做和能做的,就是从五全五美中争取到六全六美。

我不相信“双普选能解决一切问题”的口号,所以我积极的参与这个不那么完美的选举。反过来说,贪腐惊人的陈水扁和马可斯就是一人一票选出来的。三月24日《明报》载:“印度政府涉贱卖煤矿,国库少收万亿”,这个印度曾被誉为全球“最大的民主国家”。

我不投白票,因为我看不到流选后会有更干净的选举。我也不觉得这次选举的揭黑和抹黑有什么大不了,许多成熟的民主国家在这方面更惨烈。

我这次没有投给何俊仁,因为在所有民调中,他的民望一直都低得厉害,连在“网上全民投票”中,他的得票率仍然是三人中最低的。我没有投唐英年,因为一开始时,五大地产商和四大商会全都支持他,给了我一点有人在“晒马”的印象。我不知道如果唐唐当选香港会否更贫富悬殊。但令我铁定不选他的却是他的行会涉密事件,因为这违反了我做人的一个重要原则:职业秘密。神父的告解秘密固然极重要,但一个病人对医生、社工的说话,甚至朋友之间的分享和夫妻之间的悄悄话,又怎能因为有人要维护自己的利益而被暴露出来?

许多人说到北大人或中联办的压力。我可以告诉大家,他们一直没叫我投给谁或给我任何压力。其实,在不记名投票中,又有谁可以让人投他所不想投的票?更何况,“无欲则刚”,不是吗?

在这整个投票过程中,我碰到两件令我有点不快的小事。一是《苹果日报》报导说我是唐英年的提名人,其实我没提名任何人。二是李柱铭先生在一个电台访问中说:“现时的选委,除了民主派,都是奴隶心态,在等中央的指使。”我有点被冒犯的感觉,因为至少我这个选委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

我投了梁振英,因为二十五年前,教研曾在一个论坛中请他演讲,他的见解令我印象深刻。祈求上主守护他,让他仍能保有当年的理想和热诚,全力为香港甚至中国整体而长远的利益打拼,不要辜负了我这神圣的一票。


  


(转载自公教报 二零一二年四月一
日)

 


教研之声
我投票选议员的标准
2016年8月28日
传媒、良心、慎思明辨天主教布道会第三部份徐锦尧神父
2015年5月31日
昔日稿件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