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页 | 教研简介 | 联络教研 | 主日弥撒时间 | 徐神父网页 | 捐助教研及中国福传 | 搜寻 | 基基团联会 |
教研资料库
(内含书籍订购)
慕道班
信仰与人生讲座
教研主日弥撒
现场讲道录音
中国福传/
对外联系
主日学/教研团体
你问我答信箱
福传资料
搜寻
 
教研之声  
教会关社团体不应定位为「反对派」
日期:2013年9月22日
教研之声20070408

二零一三年九月廿二日

教会关社团体不应定位为“反对派”

徐锦尧

(刊于公教报2013-9-22)

  思路决定出路;一个组织的“定位”,会决定它发言的重点和取向。

  教会组织的定位,首先应以福音“地盐、世光”为主;前者防止世界腐化并使生命“有味”,后者指示人生正路。

  其次要活出教会宪章对教会的定义:“教会是天人合一和人类合一的记号和工具”(教会宪章1),这个合一的使命,打破了国家、文化、宗教和意识型态的局限,让人类成为一个相亲相爱的大家庭。

  第三、对香港教会来说,已故胡振中枢机的话有指导作用:“香港基督徒有三重身份:香港人、中国人、基督徒。”其中“中国人”身份,不可或缺。

  基于以上原则,香港基督徒“爱教、爱国、爱港”是顺理成章的。以“扎根信仰、热爱家庭、投身社会、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注目永恒”为内容的“国民教育”,本身就是福传的重要部分。我们可以爱国而不爱党,但绝不能因为不爱党而不爱国。

  我不知道天主教关社团体在定位时,会不会思考上述因素,或者他们最主要的定位是做“先知”?

  但先知是“以言、以行”去作见证的,不是单靠“说话”,也不是走上街表了态就够;马上可以得天下,马上却不可以治天下。治天下需要扎扎实实的知识和技能。即使说话也得包括:找寻全部事实的真相、分析事实、对症下药、投身建设;这四大因素,缺一不可。

  关社团体容易憧憬“理想”,对中国和香港都有至高的要求。奇怪的是,从斯诺登事件中折射出来的美国霸道和霸权,是今日世界不义之最,为什么关社团体至今却只字不提?是否有些东西是关社团体不能碰和不敢批判的?

  2007五月,《苹果日报》为了催谷参加六四和七一的人数,刊载了一段名为“坦克辗人的真实见闻”,作者是齐家贞,内容是“她从已故后妈庞婉仪的女婿王强听来”的故事。说一个老太婆和她的两个孙子,在长安大街光天化日下被坦克车“反覆辗了八次”。这个辗转口传的故事可信吗?为何十八年来从来无人报道过此事?香港人对中国的反感,部分原因便是因为有些传媒经常发放这类对中国不利而又未经证实的报道。这是“反对派”的伎俩,为何教会内那些以真理正义自居的团体对此鲜有批判,让港人对中国有比较持平的看法?

  梵二主张“教会凭其职责和管辖范围决不能与政府混为一谈,亦不与任何政治体系纠缠在一起”,只有这样,教会才能成为“人类超越性的标志及监护者”。

  所以教会的关社组织不应变身为反对派或和反对党走得太近,以留下可以批判反对党自我批判的空间。

  

  

 


教研之声
我投票选议员的标准
2016年8月28日
传媒、良心、慎思明辨天主教布道会第三部份徐锦尧神父
2015年5月31日
昔日稿件
   
  回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