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教教研中心 Catholic Institute for Religion & Society
教研主页 | 教研简介 | 联络教研 | 主日弥撒时间 | 徐神父网页 | 捐助教研及中国福传 | 搜寻 | 基基团联会 |
教研资料库
(内含书籍订购)
慕道班
信仰与人生讲座
教研主日弥撒
现场讲道录音
中国福传/
对外联系
主日学/教研团体
你问我答信箱
福传资料
搜寻
 
教研之声  
徐神父对苹果日报及电台访问的回应
日期:2013年10月8日
教研之声20070408

二0一三年十月八日

徐神父对苹果日报及电台访问的回应

徐锦尧


  
针对我的文章《教会关社团体不应定位为“反对派”》一文 (刊于公教报2013年9月22日),《苹果日报》刊登了一篇文章,大标题竟然是:“梁粉神父盲撑六四坦克无辗人”。

  对于苹果的指控,我已投书公教报,抗议苹果日报的诽谤,希望能获刊登。我会强调两点:1. 我绝不是梁粉;2. 我的文章只是反对《苹果》刊登未经证实的新闻,缺乏传媒应有的操守,并非针对六四或是否有坦克辗人。

  此外,上周(9月23日及9月24日)两电台(商台及D100)对我的三个访问后,争议顿起。有朋友为我担心,害怕有人于29日主日来教研“踩场”。我在朋友为我担心这事件上能看到他们浓浓的情,和基督内坚逾金石的爱。下文只是让担心我的人能宽心一点点。我相信天主自会照顾。

  1. 我多年来经常受人无理攻击,不是自今日开始的。2011年末,公教报曾有《读者心声》用下列形容词指控我:“崇拜马毛;糖衣毒药;妖言惑众,欺骗无知的人;言论和行为都在不断鞭打耶稣。”所以,我不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而是“曾游沧海不怕水”;这几天的遭遇我会顶得住的。孔子说:“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即什么苦都受得,什么挑战都敢肩担。有海外友人来函鼓励:“慈悲没有敌人,智慧不起烦恼。”我从不把问题当问题,也有这层意思。

  2. 我在访问中澄清汤枢机才是香港教区的正权主教,陈枢机并不代表香港教区。这是教律的常识。

  3. 我说教会关社团体不应定位为反对派,那也是教会的训导,不是我的发明。有两个理由:

  A. 八零年代时,教宗已要求香港教区做“桥梁”,为敌对的双方搭桥、促进沟通。

  B. 大公会议也要求教会以教会的名义“不与任何政治体系纠缠在一起”,所以不能做反对派,当然也不能做保皇派。个别教友如果不是代表教会,可以按自己的良心去做抉择。

  4. 郑经翰在访问中曾多次肯定我在国内印行的四百多万本书和大量的教育工作,只是问我为什么不允许别人做“反对派”。答案如上。因为教会内的关社团体不是代表他们自己的

  5. 有人不满意我在访问中“游花园”(不直接回答问题)我是刻意拒绝回答的。因为世上根本没有黑白分明和不讲来龙去脉的“是”或“否”。有人刻意以偏概全,引我上钓。例如问:“中国是否一个不义的国家?”我坚决说:中国有不义之处,也有正义之处,有好也有坏,正如全世界所有国家,包括所有主张民主、自由、人权的国家在内,最多都只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何况,香港和中国在普世人眼中,地位相当崇高 (请看下面12)。

  6. 访问中许多自称基督徒的,不断引用圣经“行公义,好怜悯”(米6:8)来攻击我。这些人引用圣经朗朗上口,好像说了就等于做了,还认为我徐锦尧没有做。他们中有不少人说:“我听了徐神父的话想作呕”,“你收皮啦!(=收档啦?)”,“你被共产党收编了(=收买了,利用了)!”这三句话有不少人不断重覆。我在想,如果“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那么,我们今天的大众传媒、电台、自以为在追求民主的政治家和报纸、维护言论自由的斗士、教会的关社团体,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呢?为什么我们的七十、八十、九十后,即那些自命为有理想的人,都是这样在言论上和道德上江河日下,毫不理性呢?我们要的是一个什么样质素的香港?

  7. 那些攻击我而又自称基督徒的切勿忘掉下面两段圣经:“你们不要判断人,免得你们受判断”(玛7:1) 更精彩的是:“人啊!你不论是谁,你判断人,必无可推诿,因为你判断人,就是定你自己的罪,因为你这判断人的,正作着同样的事。你以为你能逃脱天主的审判吗?”(罗2:1-3) 这也许亦是没有人敢在耶稣面前向“淫妇”投出第一块石头的缘故吧?(若8:1-11)

  8. 我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我只做我力所能做的事:好好教育下一代。我多次引用名言“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希望中国人质素提升了,中国将来不会再有六四,也不必有五四。

  9. 我希望教友注重信仰的全面发展:“扎根信仰,热爱家庭,投身社会,胸怀祖国,放眼世界,注目永恒(不让世界毁在我们这一代的手中!)”面对不同的宗教、国家、文化、意识型态时,要“肯定自己,欣赏别人;学习别人,丰富自己”,互相包容,互相学习,这才是世界和平之道,不独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已!

  10. 有些教研人害怕这个主日(9月29日)会有人来教研“踩场”捣乱,我倒不怕,我会把它变为祝福。大家可做的是:

  A. 呼朋唤友(特别那些失散了的教研人)来教研捧场;

  B. 不必禁止踩场者,只要维持秩序就够了;

  C. 若有人大叫大嚷,可请他到我跟前,到祭台前来,我会把咪交给他畅所欲言。

  D. 我打算弥撒后有15至20分钟,简单交代一切 (也会回答现场的任何质询)。

  如果不幸有人让我们开不成弥撒,只要教友们静静的安坐,他们已在参加一台空前绝后的弥撒了,而这个弥撒被骚扰的经验,将会成为我日后讲道的活题材,说明人的质素比什么都重要。这也是我在访问中说过的话:“道德可以补充民主/自由的不足,但民主/自由却无法填补道德的空白。”意即没有道德,最好的民主和自由的制度都会走样甚至被疯狂滥用。这正是我毕生努力推行德育、公民教育和国民教育的重要理由。

  11. 这里一定要补充:我爱国是爱中国的文化、人民、土地和中国的未来;我要助人明白整个的中国,昨天今天和未来的中国,对中国的一切会尝试作出诊断(或断症:找出所谓的深层次问题) 和对症下药,做我力所能及的事(例如:宣讲、教育、写文章、做好教研网页)。我老早已写了《家庭民主信仰》,我的伦理六书和《香港情中国心》也是向着这个方向走的,已经走了超过四分一个世纪。

  12. 有人以为中国和香港都一无是处。但大家只要看一些简单的事实就够了:

  A. 在近年世界性城市的排名中,香港经常名列前矛。

  B. 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说:“中国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使3亿人脱贫;人类历史上,从没有这么多的人,在如此短时间,经历过这么快的增长。”习近平去美国和奥巴马会面前,奥亦曾说过类似的话。

  C. 根据BBC 2012年对全球22国家的2.4万人调查的结果,中国受欢迎程度上升,超过欧盟。与2011年的调查结果相比,受访者对中国持正面看法的比率,从46%上升到50%。在英国、澳洲、加拿大和德国,中国受欢迎程度的升幅最大。相比之下,47%受访者对美国持正面看法,比中国略低。外国人是这样看中国,为什么香港人反而觉得中国一无是处?

 


教研之声
我投票选议员的标准
2016年8月28日
传媒、良心、慎思明辨天主教布道会第三部份徐锦尧神父
2015年5月31日
昔日稿件
   
  回页顶